数字电视 · 常熟声屏 · 常熟电视· 世纪常熟
常熟广播网首页:
    《午间风》是一档新闻性综合板块节目,坚持实话实说、客观公正的宗旨,做好空中桥梁,沟通八方联系;消除矛盾,促进理解;体现人文关怀,倡导积极心态;关注热点难点,感受百姓情怀!
    每天:
    11:00-12:00 20:30-21:30
    中波1116千赫、全市有线广播
    21:00-22:00 重播
    调频100.8千赫
主持人:安然、王宏、厚奇等
热线电话:13601576000
工作电话:52722887
短信互动:编辑“内容”发送到051252722887
来信请寄:常熟人民广播电台
     午间风节目收
邮政编码:215500
欢迎提供话题和采访线索。
当前位置:首页 >> 午间风 >> 全文午间风首页
余秋雨,高论且慢“赶紧”说 3-24
 http://www.am1116.com     2007年3月25日   发表评论

  • 余秋雨先生毕竟是个货真价实的“文学大师”,发现一些问题“看起来很小,其实很大”,所以没有忘记自己肩负的匡时济世重任,觉得“因此需要赶紧发言”;不过拜读过他的大作后却令人遗憾,一如他以前的种种行止,比如在多次全国歌手大赛时滔滔不绝地旁征博引某个词语的出典,迷失在自己给自己营造的大师感觉中难以自拔,这样的“赶紧发言”还是悠着点仔细考虑考虑再说为好。

    那篇“赶紧”说出的高论共有四点,首先是关于“陈晓旭出家”的。余秋雨认为那些对此事的争论、关注都是“一群不知信仰为何物的人在评论一个开始选择了信仰的人”,是“自以为懂得很多,天天在发表议论的‘愚昧制造者’”。

    什么是“信仰”?人们曾广为关注过的某个电影明星皈依佛门本来就是个社会话题,人们对此议论一番也是可以理解的常情,怎么就成了“不知信仰为何物”呢?如此的断语不免也太不知所云了吧!遁入空门的行为被余秋雨阐述为“开始选择了信仰”,那么言下之意除此之外的任何信念依托都是妄作虚语,都是心造的幻境,都不能算是“信仰”的选择?更为令人瞠目结舌的是,余秋雨在文中朗言声称,“所有伟大的宗教要引渡、要拯救的人,并不是一般的愚民”,拯救对象正是对此生发议论的“愚昧者”,他要陈晓旭“明白自己引渡他们走出苦海的责任”。

    陈晓旭也真是够累的,本想躲入空门能远避尘缘,偏偏那余大师还要赋之以“引渡人们走出苦海”的重任,不知她如何才能如余大师所说挑起这副“引渡”凡夫俗子的重担。

    佛教是个大课题。经过数千年的发展,现实生活中人们难以真正达到的对未来境界的种种期待都不断杂糅、寄托在佛教的各种教义中,佛教给俗人们描摹的极乐世界只是永远不可能实现的人们心境的镜面反射而已;本身就是避世的主旨,又如何期待能救世呢?佛教在公元前后传入我国,至魏晋南北朝时就已发展成天台宗、三论宗、法相宗、净土宗、律宗、华严宗、禅宗、密宗等八大宗派,而这些教派又互不相通、彼此排斥,各自有不同的门派教义。真不知余大师所说的“伟大的宗教”心属何宗,恐怕他自己先就没弄明白。

    人就怕忘乎所以,余秋雨就老犯这个病。写写游记,琢磨琢磨几片“文明的碎片”,从中感受一番自己“文化苦旅”的滋味,这应该是他力所能胜的;但要是忘乎所以,以至哲学、宗教等无所不谈,处处都摆出一副大师样,那实在是很有可能会误导众生。

    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按说满腹经纶状的余秋雨对这条古训不该陌生,可偏偏老是任意挥洒指点,视世人皆草芥,而且要命的是还自我感觉良好。那篇“赶紧”说出的高论第二点是认为社会上对“花瓶议员”巩俐的议论错了,巩俐有关环保话题的提案“抓住了当前中国最重要、最敏感的要害”,所以,“光从这个选题上,水平已经不低”,据此,那种“想把群众喜爱的艺术家赶走”的议论“实际上大错”。

    余秋雨在论证自己观点的过程时有个有趣的现象,就是习惯于自以为是地用张家的窗户纸来糊李家的窗窟窿。说陈晓旭事例时,以美国的青年爱做社会公益事业为证,说明佛教的劝人向善之心已成为世界公例,却不明白表象的类似完全不能替代本质的南辕北辙;说巩俐时,又以美国前总统里根就是演员出身来振振有辞地论证巩俐是个好“议员”,却完全不顾社会议论焦点不在巩俐的身份,而是反感其敷衍了事的议政态度,这种议论恰恰是弥足珍贵、应多加鼓励的社会进步的表现。

    那篇“赶紧”说出的高论还有两点议论,是有关“汉服”和“阅读日”的话题,叙述风格依然是典型的“余秋雨式”:先假定一个别人其实并没这么说的观点,然后东拉西扯,沉醉于煞有介事地说废话的套路中,本文还是从略为宜。

    余秋雨,何时才能从错位的自我感觉中走出呢?

            分享到: QQ空间 新浪微博 人人网 开心网 更多
编辑:安然